登封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中文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登封论坛 门户 查看主题

李书建很可爱

发布者: 文言文 | 发布时间: 2018-9-3 09:37| 查看数: 563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    李书建很可爱。
    这是本篇的题目,不知读者诸君以为如何?我自己觉得这个题目怪怪的,可是我又实在想不出比这个题目更恰当的了。
    说这个题目怪怪的,原因主要是李书建是一位著名的年长的作家,这在我们家乡是人所共知的。他今年差不多快70岁了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这是其一。其二,李书建是登封唯一的一位健在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他当然算是一个国宝级的大师了。用可爱一词来形容李书建,难道你不觉得怪吗?何况“可爱”的前边还有一个状语“很”字。   
    说李书建很可爱,还有一个原因,那便是他曾两次设宴请我吃饭喝酒,他看似随意无心其实是颇为郑重其事地嘱我再写一篇关于他的文章。
    哈哈,哈哈,李书建可爱极了。
    李树建不仅比我年长一轮还要多,而且他还是登封唯一一位健在的中作协会员,他竟然嘱我再写一篇有关他的文章?
    我有些飘...
    一年前,我曾耗费九牛二虎之力写过一篇李书建的文章,最初拟定的题目是《且行且记》,后来几易其稿,终于完成《登封的“徐霞客”》一文。也许是各方面地评价尚算不错,主人李书建还算满意,故方有他嘱我再写一篇文章的想法了。
    我过去与李书建并无工作上的交际与交往。他的名气大的很,如把他比作嵩山脚下的那块“启母石”,我便是颍河川里的一颗“小石卵”。因此,我除了仰望他这个泰斗,绝没有他这个泰斗看得起我这个小人物。
    好在,一切都在变化。
    当他年事渐高创作臻于成熟日趋完美之时,我却硬坐了五年的冷板凳,读了一些书,学了一些技法,似乎是 在眨眼之间,我以一本散文集《童年如斯》获得了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的资格。
    人怕一式毒,误撞学两招。我凭借主政一方岗位的长期历练,在掌控局面协调关系上自然也有一些长进。忽儿我摇变成了可以混迹于登封文坛上的一面旗子。在此背景下,我终于可以勉强地与李书建这个泰斗同桌共餐、同室茶叙了。
    一来二往,二来多往,我与李书建成了好朋友。这戏剧性的变化多少有一些“梦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意味。
    姜,是老的辣。在沉寂了几年之后,李书建这个泰斗终于又蓄势发力,他竟然一口气出了两本新作《行吟集》和《远方集》。
    唉呀呀!不得了啦!了不得啦!
    李书建竟然一口气出了两本新作,而且这两本新作分别是由文汇出版社和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。
    文坛多趣事,唯有盛事少。李书建的“两书”,让登封近年的百花园中硬生生长出了两株奇葩,所以格外地引人眼球。
    今年春上,当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挂牌的图片在网上疯传的时候,好事者随图片编发的一行文字颇耐人寻味:“诗和远方终于走到了一块儿”。
    “诗和远方”终于走到了一块儿。李书建的“两书”正好也契合这个主题。
    2018年5月31 日,登封市新华书店二楼读者会客厅里,李书建的“两书”举行了首发式。少长咸集,群贤毕至。登封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来了,郑州市市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来了,郑州市计生委原主任来了,当然还有慕名而来的登封文化艺术界的诸位老师和随缘赶上的“小读者”。
    我,不好意思,被作者李书建特邀作为首发式的主持人。
    我的主持、风格,怎么说呢,从正统正规的角度看,简直是“狗肉不上桌”。然而,我的主持、风格或有点像当年星光大道毕木木的风格,看似随心所欲、自由自在,却又嬉笑怒骂皆成“妙语”。因而我获得了满堂彩。
    李书建自然是非常满意我的表现,为答谢我,他特意宴请我和另几个骨干分子吃了一次庆功酒。
    其实,这事弄反了!
    李书建新作问世,为登封文坛增添了一抹美丽的霞光,当是由我们这些学生们请老师才对呀!哪里有有功之臣请无功之臣的。这不合情理呀!然而时下就是这么一个规则。
    当然,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表现了李书建的个性与人品。对自己有帮助有恩情的人,李书建知恩必报,知恩即报,这是他的风格,这当然也是他的可爱之处。
    飞瀑之下是深泉。我猜想,在两本新作之后,李书建必然会“潜龙勿用”一段时间。他需要养精蓄锐。
    然而,姜,还是老的辣。我又小看了这位年长的大文豪了,他竟然挟着两本新作的喜悦与兴致,尤其是带着“诗和远方”的梦想与追求,向他心中最向往的也是他至今唯一未到的神州版土神秘区域·西藏进发了。
    当你十天半月联系不到李书建,请你别担心!因为此时李书建要么在为西藏行做准备,要么他正行进在西藏途中,要么是他西藏行之后的休息调整中。
    李书建的确有可爱之处。我认识李书建以来,李书建似乎只有两种面孔:一面是严肃的认真的样子,另一面是开怀的爽朗的样子。朗声大笑,铿锵有力,是李书建的动态形象;冷静思考,面色凝重是李书建的静态形象。
    这一动一静,一文一火,一放一收,一张一弛,勾勒出一位文化大师的绝代芳华。
    干部风光在台上,退去门前车马稀。李书建好像早已熟悉了这个套路,他作为文化圈中的干部和干部圈中文化人,他自有他的情趣与生活。李书建在多个场合曾大声地表露过他的心声:“我这一生,就是好旅游!”
是的,退下来之后的李书建每年春秋两次的“诗和远方”行是必不可或缺的事情。几十年过去了,李书建仍是如此地固执与执着。如果说李书建与他人的旅行又什么不同,除了他且行切记之外,那便是他每次归来都要与他的亲戚朋友同学分享他的旅行心得。
    这,又是李书建的一个可爱之处。
    李书建每次的“诗和远方”行,他总有不一样的收获和认知,他必先与人分享而后快。西藏行这部压轴大戏,李书建自然不会孤芳自赏去。
    沉稳的人也有着急之时。李书建西藏行之后稍作休整,他便主动约几个朋友来,甚至他还专门登门拜访去。他需要需要马上与人分享他的西藏行。
    这里,我逐渐的发现了李书建的一个创作秘密。他总是通过与别人的讲述分享把他的“诗和远方”梳理清楚,然后又通过归纳梳理整合再去与人分享。这不仅是李书建的性情使然,是李书建交友拜亲的方法方式,更是李书建创作的精妙之处。他通过讲述交流分享认识提高到再认识再讲述再交流再分享再提高,这样一个不断循环往复的提升消化内化学习整合的过程,为己在谋篇开笔之前打下一个完整的清晰的腹稿。
    此乃李书建创作之诀窍也!
    也是李书建长期保持旺盛的创作之源、创作之力之诀窍也!实乃独门绝技,独具匠心,不足为外人道也!
2018年的盛夏时节,李书建在一个茶楼里设宴,特邀我去赴宴。此宴目的,即分享他的“诗和远方”西藏行。
在品尝美酒佳肴、推杯换盏之间,李书建时而严肃郑重,娓娓道来,时而慷慨激昂,侃侃而谈,不时儿地还伴 有他那个朗声大笑。
    李书建将他的西藏行称之谓“朝圣之旅,冒险之旅,极限之旅,孝行之旅,爱情之旅,圆梦之旅”。其何等之妙?实在是我无语言之表也!
    如照李书建分享时地口述之言记录下来,可以不加一个字,不去一个字,一篇美文,成矣!。
    可以预判,李书建必将这次的西藏行纳入他的下一本“诗和远方”《集》中,所以这里笔者不在刮肚搜肠去赘述他的分享细节。
    说内心话,李书建两次特约我吃饭喝酒,我实不忍心也。我知道,李书建平日里生活相当简朴节俭,他的穿戴衣着朴实的像一个农民工。那天,当我看到满桌子的美菜佳肴,我立马想到了这顿饭账。我担心李书建掏钱算账时他的心脏会受不了,所以我故意绕去了一趟厕所,估算他结完帐之后我方下楼去。当我下楼看到李书建仍然是那副表情时,我方笑着与他握手告别而去。
    常言道,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短。我不能忘恩负义。这篇文章我是必须要写的,尽管近几天来我的头晕病屡犯。
    今晚,我似独自一人散步在大禹园中,一声不吭。我思考了好长时间,我对自己说:“有了”!
    我赶紧回家,生怕想好的思路给忘掉了。
    ......
   我强忍着....
    此时已是夜里十点了,我已累的满头大汗,汗流如洗,头晕病似在加重,我似乎已经昏迷了,一划难行了,不得不就此搁笔了。
    妻见之,忿愤地说:“老王,你不要命啦!”
    我哀叹道:“快!快拿那把牛角梳子来,用劲刮我的头”。
    .....
    是的,这篇文章简直是我拿性命换来的。
    做人要厚道,我得对起李书建老师那顿饭、那杯酒,那个嘱托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龙在行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2018年8月28日晚10时于家中

最新评论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